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小說《一步之遙》57



先生服了憂必晴,克癇平、思碧來、益可寧之後,還是睡不著覺。煩惱地睡不著。身心科醫生說冥想與瑜珈要半小時以上,每天持續才會有效果。先生搖頭苦笑,他只能說好。他不能說不好,也只能如此。那些觀想大天使的紫羅蘭火焰,他不是不知道,他都知道。去第二密度,接近大自然,細數太一無限造物主的賜福,這也有做。只是,面對煩惱,還是忍不住的焦慮起來。精神科醫師負責開藥,心理師負責「問題解決導向」,這彷彿是表面上的、立即待解決、急迫的焦點,他只能配合,是,我會跟隨你的方案走。

但他心裡知道,那是假戰場、假議題、煙霧彈,可是他們不覺得。他們依然提供了很多很多的方法,有些身心靈團體提出你可以找某某大師進行靈魂的溝通,他不禁納悶為什麼自已的高我還得排隊透過第三人管道來告訴自已?賽斯不是說中間人是不必要的嗎?還是自認比較差,非得透過轉譯的管道不可?若然,那是不是大大小小的事,總得請權威為你買單?求神拜佛告訴你怎麼做就好,肉身負責聽就對了?他觀察內心,他是很想交託出去,什麼都不管,他也不想管,想就這樣放著,彼此不理會,都不去解決這問題好了。帳單自動有人繳,房租自動有人付,冰箱自動有人補滿,家事自動有人做?都丟著,都放著,都相信會有藍色小精靈來完成就好了
?他很想就這樣拋下一切,一了百了,都不管了,隨風而去吧!反正現在行屍走肉,昏睡終日,跟死了也沒什麼兩樣?誰才是屍體?是不願接受與面對的對照組呢?還是從喪屍的眼中看出去,早已是世界末日,生無可戀,人皆是提不勁的活死人?沒有人死人更活,也沒有比活人更死,活不出光彩,也沒勇氣中途下車,只能卡在中間,半死不活,這是最慘的。

這一步之遙,不是一步到位的第一百隻猴子,這一步,是怎也跨不過去的關卡。對,先生知道這是他的信念。他知道,頭腦知道,應該交託出去,應該對宇宙有信任,應該先修好下面三個脈絡,然後再往上。他很累,他事事都沒興趣,他不願醒來去面對這個世界。如果可以不用醒來的話,該有多好?先生連絕望這二個字都不想講,因為就算這二個字也無法比擬,比悲傷更悲傷的是什麼?比絕望更絕望的是什麼?也許,就連自動書寫寫出來的也是超心靈致意的自我呼應,悲觀對應消極,恐懼對照負面,無力感呼應沮喪。這誰先誰後,早已分不清,交纏在一起。絕望,絕
望,還是有望可絕,失望,失望,至少起先是仍有希望的。但無望,徹底無望,提不起興趣,藥物無可治療,電擊與宗教式洗腦,終是治標不治本。那根深蒂固的了無希望感,跟本聽不進去所謂外星人、高靈說的當初你們是歡天喜地、搶破頭要來地球投胎的。那還給你呀!那換你來呀!那我要中途下車呀!我不玩了,行嗎?你會赫然發現,沒有退票與退貨的權利,甚至不能半路轉車,更別說轉頭回家了。一但來,沒有畢業,就會再去一個七萬五千年的輪迴,直到你可以收割為止,才會進入下一個密度。


那聽來不就是無間道嗎?靈魂最悲哀的是不能滅絕自我,就算肉體自栽,可悲的是靈魂永生,你會再重來,在一個類似的時間旁軌再面臨相似的課題,直至通過學分不可,這就是恐悕輪迴般的徒勞無功的感覺。現在就是這種感覺。玉石俱焚也沒用,可嘆的是下輩子還是會再來,因為課題無法避免,躲過這一世,還是會再來。生生世世,求出無期。不及格的人,就永生永生會一直補修。想到這裡,先生想到比死還可怕的事不是活著,是你死不了,靈魂會永恒存在,一來再來。

先生淒然一笑,很想說他其實不好,但他說不出口,他不知從何說起,只好苦笑而他很好,很好,不用擔心。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