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1日 星期四

問賽道 夢與意識投射 12-3

問賽道 夢與意識投射 12-3

實相不代表自我進步進步,不代表靈魂進步進步,那個只是從自我的覺受而已,更小的例子就像是小朋友亂吃東西對他來講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透過

每一種東西放進嘴巴來感覺那個感受。桂妙喵喵前幾天還吞那個電池都流湯了,就是那一種水銀電池,叫他呸呸呸他也好像沒事,叫他去漱口,他本來還想把那個水喝進去

整個新時代的幸福觀比較不是改變,他比較是認同,認同背後的那個東西。我要好過那我就要確認並且找到那個背後的依靠,就像小靈魂想要寬恕不是因為寬恕而寬恕而是為了感覺好寬恕

你如果不想跟一切萬有體驗是一體的,好,那你就走另外一個,你去找是我認為一定能體驗到的,好呀!那你就去做夢。賽斯說不急,你就慢慢把
夢的地圖描繪出來。像我在回想夢就是先有感覺再去抓,就是憶起夢的過程。就是抓到那個感覺,才慢慢又憶起做了什麼夢的感覺。

△我要從那裡面成為成功的一份子,那個成功才讓我覺得算怎樣?就是有成功的話,我算是比較怎樣的一個人?積極嗎?或者是很認真對待我要
幹嘛的意志代表?我是很認真的學生的那種感覺。好的我都會去做的是怎樣的感覺?(學員說是參引感,有吸引力,但沒有以前的那麼強烈)就像
我們講說每一種情境你不一定都覺得好或不好,那如果好奇心變得不得不,我如果不去做會變得很不好,很那個的話…變成是說每一個這樣的一
次一次體驗是有什麼想法?是這樣也不錯?還是說有點累?

△兩難之局不是選擇而是你的信念導致了兩難之局,自我會因為限制性信念而不敢採取,可是在夢裡面好像就變得更清晰,對自我來講就改變了。所以賽斯說人格被改變不僅是在物質實相的操縱裡面,自我如果被訓練得較有彈性,它會從其它較廣的地平性去接受這種知識。為什麼會質疑?因為你的自我是靠著物質實相而生存的,它對那些物質實相的抗拒本來就會發生。那個抗拒本身是自然的,它也是為了讓自我去達到一個平衡感,所以要突破那個平衡狀態的必要跟困難,就是這裡的原因,我們要弄混夢與物質實相的概念。借由夢來豐富或擴展我們對物質實相的操弄,我們不是要完全進入夢裡面不管物質實相,而是說如果可以多知道未知的實相、夢實相的一種內涵,那對物質實相的操縱是有利的,變成是我可以好奇又不會那麼累。

△接受訊息跟活在那邊是兩件事情,而且接受那個訊息可以豐富我們,那何樂而不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