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問賽道 巴宰海2

我為什麼要贏回來?是因為我很害怕再來我會沒有方向。有啊!你有方向,你的方向就是信任。

假設性的想像,頭腦跟信念都沒有,能想出個什麼屁?沒有變,你的想像就只能往那邊想而已。你休息都還沒有休息就在問下一個步驟?什麼時候都可以喊暫停呀!不會有問題啦!但有時候就是說那個心念轉不過來,我們就用騙的這樣,可是當你真的這樣談的時候也會發現不一定有效,你會知道我們害怕那個沒有錢、沒有飯吃,其實只是一個幽靈似的恐懼,如果真的要所謂的戰勝恐懼不是有勇氣,我一直覺得克服恐懼是需要智慧而不是勇氣,勇氣就是我不知道然後還要硬拼,可是當你知道、有智慧的時候,這恐懼就不是恐懼啊!就像剛剛講的失敗不是失敗、挫敗不是挫敗反而是身心靈上的跳躍跟成功,因為它讓我真正的去反省、面對「累」這件事情。怎麼會有這樣的天賜良機讓我去看見它?就像小孩子一直哭一直哭,你不會覺得他吵到你,會把他抱起來。如果你是媽媽應該會把他抱起來,所以不會把那件事情說你怎麼害到我了?你怎麼讓我挫折?而是把這個情況抱起來安撫說沒有關係。你怎麼會跟他說哭錯了? 再打兩下?不是嘛!何必呢他就是你的哀號,哀到你聽到為止。


怎麼會是沒有錢然後趕快去賺錢呢?這個事情一定是錯的!是趕快去喝咖啡,因為當你了解信念創造實相,你怎麼會是急著去賺錢?就像我前幾天在一個社團回應說你在這邊一直問問題,然後也不聽語音檔,也不看賽斯書,然後只是想一直問,東抓西湊,又好像是在問問題,又好像是在表達。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到底是要說給別人聽?還是在教別人?是在求救?多少看,多少有些疑問,然後討論才會有一個平台,才會有水準。

你遇到的是你的,所以其實你要面對的是有一個親近的人這樣子要求我的時候,然後第二個是你很在乎面子吧!記得你講過你姐跟別人說:「我妹都不幫忙。」你羞恥的想去撞壁!重點是你在不在意當有人這樣講的時候,要不然就會變成怪外面怪不完,講的都是現象,都是真的沒有錯。但是真的又怎麼樣?那為什麼別人的真實又是我在承擔?可是真的是我在承擔嗎?還是那是小孩子在哭,越哭越大聲?他或許不是承擔而是跟你講說夠了,那如果你要承擔就繼續承擔,覺得有一個點一直還在就是說我的價值一直是有錢建構起來的,所以我沒有錢我也不應該講些什麼話。我現在就是這種每個月賺兩三萬的你有什麼發言權的那種感覺啦!你把整個價值都建構在客觀的金錢上,我跟你講如果讓你得樂透的話你現在就拔扈起來,但是也不一定好,因為你的價值就被這個左右的太大了。


今天是我很想可是我心靈上又覺得不該,問題就是出在這邊,表裡不一只是一個詮釋結果,可是你又一副表現我不行、或是乞丐。真正的實力是信念,重點很簡單的就是我想要的為什麼我覺得我不能要?就是那個限制性信念覺得我不應該,我可能會覺得你的自信就是來自於物質,好像沒有物質就沒有信心。今天人家送我的我喜歡帶我就帶,我不會去那麼重視那個象徵性的內涵,所以會發現我活在各種符號的意涵裡面,好像古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個叫封建思想。今天賦與每個東西不同的價值,然後再根據那個價值來評估跟感覺不同的差異,可是現實上我又擁有這些東西,然後我就一直說不行,然後我又一直用。其實這個是互為表裡,如果你那麼不喜歡不一致那就讓它一致呀!讓你的信念跟你要的一致,你就是很愛逛名表、開好車,但是你就是逼得自己不要去做。現在就是表裡不一呀!所以還蠻享受表裡不一的。你想炫耀就炫耀又沒有害人,女生打扮得漂亮出去某個程度就是炫耀,可是我們不會那麼講。你那個牙壓抑是來自於說我們是窮人,我不要這樣。之前有價值感是因爲經濟上不錯,然後現在就會覺得要收斂一點。你刻意去追求但是又不敢要,如果你真的不要表裡不一那你就讓他表裡一致喔!就接受炫耀炫耀也不會死掉!我就是沒有錢然後又有辦法擁有這個,我們也沒有預算買錄音筆,但是錄音筆人家就會提供,我們就含蓄地收起來。不然要怎樣?我們就是走跳江湖的不用這麼好?簡單講的讓自己一致嘛!簡單講就是我想這樣,然後我這樣有沒有涉及到侵犯別人?沒有的話那我就去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