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polo問賽道夢與意識投射13-3

polo問賽道夢與意識投射13-3

我們一直期待別人做什麼或者懂事一點,那個東西一談下去就會成為很多的界線,之前我媽講說有時你要學會講話的藝術,可是講話的藝術,你要學會的是聽話的藝術。如果你一直強調講話的藝術到最後你就會看到很多人都沒有講話的藝術,那你能怎麼樣你就不能怎麼樣因為嘴巴長在他身上,你接納你的行為你才能接納他的行為。
你們不敢反應別人在你們的茶裡面添加胡椒,問題在於你們都不是在於他。如果他來找我他覺得說為什麼大家都不想添加胡椒?這樣很好喝喔,他覺得很難過,那這樣才是他的問題。
所以不可能在談別人的問題上去解決他的問題,我要解決的困境是我這邊出發的,而不是他為什麼那麼不會看別人的臉色?當你覺得你很奇怪的時候你有沒有接受你就是很奇怪?還是你就覺得你真的很奇怪


他會那樣是他的問題,你會遇到他是你的問題,因為你沒有辦法自處或改變。


你接受了才會變,你接受了不變也沒有差,你一直抗拒他就拖著你走,可是你接受了他,他就是你的一部分,那就是看怎麼變這個東西,因為你沒有抗拒。


賽斯說說的是像都在一起的,嚴格來講並沒有夢是想跟物質實相的間隔,並沒有內在實相跟外在實相的間隔所以現在也在夢實相裡面,沒有靈魂出體這件事情,你現在就在出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從不曾了解到 無條件的愛
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

Plurk